许淮不更.

新-木染社招新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因为是新社,所以有点冷清加上人少。

社长和我也都是周弧的可怜的孩子,所以就更加冷清了qnqqqqq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能来吧。鞠躬

有意向的来私信我哦。mua

占tag致歉

「喻黄」情人节活动都是骗人的!!!【上】


迟了好几天的520贺文

真的对不起(鞠躬)

我会说其实是自戏改编的吗(斜眼笑)







看着手机里各种APP推广的情人节活动黄少天表示很!无!奈!

“也没什么很好的活动嘛这些商家也真是的就不能有点更新奇的想法嘛还不如让本剑圣来出呢分分钟秒杀他们唉唉唉现在的商家都太无趣了太无聊了”

随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的慢慢滑动,眼皮子也似乎要一点一点的合上。

手指忽的停住,停留在指尖上的是一段酒楼的情人节活动——只要在服务员的见证下以亲吻证明彼此是情侣,所有费用均打5折!

“看看这活动简直是良心商家啊所有费用均打五折!!五折!!还是所有费用!本剑圣简直太开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所有费用,那意味着不仅是餐品的费用,还包括了什么茶位费,酒水费,纸巾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

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忽然一滞,“本剑圣没有对象啊喂!!!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活动有bug!我要投诉哇——我不服我不服!”

从此,我再也不信什么活动了,都TM是骗人的!!骗人的!都跟叶不羞那些人一样的心脏!!

黄少天愤愤地想。

【男神x你】肆意撒娇

#小学生文笔,ooc是我的

#对不起大家了尽量看吧

#一切源于生活

#孙翔x你

















  你来到教室里已经很久了,可旁边的男孩一直在奋笔疾书地抄作业连一个眼神儿都没赏给你。

 
  你趴在桌上直直的盯着眼前叫做孙翔的男孩,利落的短发,略微凸起的喉结,还有那正握着笔的细长白的手指。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你边想边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


  你又看了一会,对于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你的行为感到不满,伸出手拉着他的衣袖轻轻的晃动了几下,孙翔也只是抬头迅速的看了你一眼并没出声。


   不爽的情绪在你心中慢慢膨胀,你开始不停的摇动他的衣袖。


   许久后孙翔看了眼方才写出的歪歪扭扭的字,终于忍不住爆发,“你到底干嘛啊!有事就说!爷还没抄完呢!”

 
  幸好当时班里人少,不然肯定会有很多人看过来。


   你委屈地扁扁嘴,说“我都进来好久了,你都没有理我。”

 
   孙翔愣了一下,挠了挠头似乎是想挡住已经微微发红的耳朵“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我这不是想赶快抄完再找你玩嘛。”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补偿。”看着已经开始害羞的孙翔心里的不满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恶作剧的念头。

   “那.....”孙翔犹豫地看了下四周,你看着他好像抱着赴死的表情快速地在你唇上亲了一口,随之迅速转过头去继续写着他的作业。


   你呆呆地摸了摸唇角,看着孙翔耳旁的那抹红已经有蔓延到脸上的趋势,你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没有理会班里开始慢慢多起来的同学,撑着脑袋看着孙翔的耳朵。


    “我家羊习习真可爱。”你笑着说,果不其然看着他突然放下笔把脸埋到臂弯,笑得更开心了。

END.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羊习习就是软糯可口的!

暗搓搓舔舔舔。

最后来一发不要脸的求粉!

我是初三党所以可能会更的很慢请见谅。

【K/伏八/猿美】背道而驰 (短篇/虐)

#  这只是yoki的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

#可能会OOC的吧。。

#文笔略渣

如果可以接受,谢谢,请往下拉






温顺的黑发少年安静地坐在酒吧的角落,低头看着手中淡淡的葡萄汁在透明的杯子里流动。

 

他的存在仿佛与不远处喧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象征着阳光的橘发少年吵吵闹闹,大大咧咧的性格使气氛更加活跃。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周围的人跟他打成一片。

 

黑发少年快速的瞄了一眼橘发少年的方向。

 

以为没人发现,谁知一个人影在慢慢靠近,好像是怕惊动了像猫一样的黑发少年。

 

“伏见,不和八田一起去玩么,八田好像很开心呢。”名为十束的人轻轻的说。

 

被叫做伏见的黑发少年微微地摇了摇头,没有作声回答。

 

“是么,那,要不要来帮我做晚饭呢,闹腾了这么久大家或许都饿了吧。”十束脸上暖洋洋的笑意从来都没有消散。

 

伏见又快速的看了一眼因为被小看而鼓起腮帮子显得十分可爱的八田美咲,慢慢的起了身。

 

十束的眼眸因为伏见的动作微微闪烁,知道伏见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而走进了厨房。

 

“伏见一直都在看着小八田的吧,为什么不一起去呢。”切着菜的十束实在承受不住沉闷的气氛,主动发起了对话。

 

气氛在慢慢地凝固,伏见并没有回答,当十束放弃打算换另一个话题时,伏见出了声。

 

“太吵了,不想去。”听起来像是应付人的回答,语气却意外的认真。

 

随后,伏见仿佛是低喃着说

 

“而且,美咲他应该只想和尊先生这种特别厉害的人一起闹的吧。”

 

我这种小人物,美咲怎么会想和我闹。

 

是啊,跟尊先生比,我又能算什么呢。

 

十束听到了最后那句声音小的可怜的语句,身边这个乖巧的孩子好像坠入自卑的深海中

 

沉沦。

 

“伏见,你没有去尝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十束微微惊讶,好像不觉得伏见会给出这种回答。

 

“无论怎么想,这种结果都是显而易见的吧。”伏见低了低头,微长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表情。

 

气氛的低迷使十束顿时起了微微的怒火。

 

“伏见!”十束停下了手上的事物,转身面对着伏见,脸上挂着浓烈的严肃。

 

“没有尝试过的事情,不要轻易去下结论,你怎么就知道八田他会.....”十束的话还没说完,身旁的少年第一次用稍大的声音回答。

 

“因为他从来没主动找过我!”

 

伏见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脱下了围裙便跑了出去。

 

“伏见!”十束急忙跑出去,结果发现伏见已经跑出了吠舞罗。

 

本是喧闹的气氛突然安静,不远处的人们望向十束。

 

“怎么了十束哥,猴子怎么跑出去了?”一直作为话题主人公的八田美咲转过身问十束。

 

“不好意思啊,小八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伏见会跑出去。”十束抱歉地看着八田。

 

“没事的啦十束哥,不用管猴子啦,他过会儿会自己回来的。”八田挥了挥手,转过身继续跟人群们闹着。

 

“那好吧,等我做完晚饭再去找找看。”十束想起还在做的饭菜,转身回了厨房。

 

伏见靠在吠舞罗的门边,把自己缩成了一小坨。

 

“哇!尊哥好厉害,尊哥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门内传出了八田兴奋的声音,对伏见的离去毫不在意。

 

看吧,美咲他并不在意我不是么,对美咲来讲我都是可有可无的不是么。

 

伏见扯了扯嘴角,起了身,走回了那个慢慢丧失温度的‘两人’的家。

 

什么时候,你的视线就没有在我身上。

 

什么时候,你觉得很厉害的人不是我。

 

什么时候........

 

脑子里混混沌沌,一段回忆像电影般在脑海里放映。

 

中学自己改造着美咲的终端,美咲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又兴奋。

 

小小的嘴巴吐出的语句伏见永不会忘。

 

“哇!伏见你好厉害啊,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啦。”

 

吐出的语句未曾变过,语句中的人却丝毫不同。

 

电影结束。

 

伏见靠着墙,挠着锁骨边残破不堪的纹身。

 

不远处是八田和镰本咋咋呼呼的声音。

 

“伏见先生?”询问的语句响起。

 

“啧,没什么,走吧。”

 

还像当初那样两个人背对背。

 

却不知是谁先离开了原地。

 

没有挽留。

 

背道而驰。


END